摩洛哥扎古尔酒店 (扎格拉,德拉河谷)和星星旅馆(拉巴斯蒂德,落泽尔,塞文山,法国)之间的互动,图片,信息以及报告

Zagour Hotel at the edge of the Sahara Desert 撒哈拉沙漠边缘的扎古尔酒店

地图

撒哈拉沙漠边缘的扎古尔酒店

瓦尔扎扎特的小机场使我想起了利亚桑那州图森市那个同样小的机场,这里被半沙漠化的平原环绕,湛蓝的天空。在穆罕默德的陪伴下在碎石上走了几步,他是经理的儿子,还有卢西恩,扎格拉酒店的销售总监。我感觉受到了法国酒店业大使一般的待遇。

接着就立刻上了一辆奔驰车,看起来有点像70年代的黄色计程车,卢西恩告诉我,我们距离扎格拉还有160千米远,这意味着他们要开320千米的路来机场接我。

瓦尔扎扎特市区一家有着阳光露台的小咖啡厅,我们简单地参观了一下一个露天的剧院,接着朝着碎石沙漠的弯路出发。这条单一的小道在扎格拉之后停止,接着就是撒哈拉沙漠了。你可以花上52天骑着单峰骆驼到达马里的丹不卡图。

我们高速地穿过一片棕榈树的绿洲,沙漠还有村庄,尽管道路像瓶颈一样。吹着号角,我们就这样通过了。

扎古尔酒店坐落在山的侧面,扎格拉的另一边,可以欣赏到棕榈树林以及落日。三个漂亮的露天阳台,18间客房,游泳池,还有风格传统的大餐厅。

这里有11个员工,前台接待,夜班的保安,销售总监卢西恩,服务员,客房清洁员,法蒂玛 —有着灿烂笑容的厨师以及她的助手,会计还有导游。这跟星星旅馆很不一样,我一个人做所有的事情,打理着20间客房。

本鲁先生邀请我们去他家里晚餐,一个很大的餐厅只招待客人用。本鲁先生是一个思想很开放的人,说话很有趣,整个晚上都是很真实生动的互动。这个老板是一个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的生意人。他的人格,他的光芒,他的从容都点亮了我在扎格尔酒店的日子。

朝着苏克前进,那是人们互相见面聊天的地方,多过于购物,就像法国南部的小市场一样。我们看到了巴夏(市长),和他的盟友们在主街道上的市政厅门前。

 

 

看起来这座城市已经准备好计划所有的行政设施和服务,所有的一切都进展地很顺利。从10年前开始,扎格拉的土地价格就在下跌,特别是棕榈林地带。

在这里,最大的好处是接近撒哈拉沙漠,充足的阳光,在柏柏尔人和单峰骆驼的陪伴下游览和徒步旅行。

招待我的主人向我介绍了一个到酒店来的带着小胡须的男人,他带着他的书,骄傲地向我展示了关于他作为一个公共表演者的新闻报道和图片。他在自己的身体上穿过针织用针,丁香,然后被一辆拖拉机吊起,那个好像铁钩一样的东西深深地扎在他的身体里。

在接下来的一天,他在社区运动场展示了他的特异功能,我们五个人坐在他巨大的奔驰车上,车里播放着萨米拉赛德以及切博玛米的歌,声音很大,一群异常兴奋的人在等着我们,我们感觉自己跟明星一样了。

这里没有游客,这个表演只面向当地人,也许观众们把我当做是经纪人之类的,自从我们这位苦行僧一样的表演者坚持把我们介绍给坐在第一排的当地代表。现在,我真切地感受到两千或三千双妒忌的眼神朝着我的方向,我都忘了一个事实,这些不富有的人们是买票进来的,跟我恰恰相反。

国王的肖像,国旗还有警察到处都是,令人好奇的是,警察总是离那些带着好多孩子的家庭很近。

 

玛米德,撒哈拉沙漠的入口

我们在卢西恩,穆罕默德以及一个骆驼手,两匹骆驼的陪伴下在上午晚些的时候出发了,我们离开扎格拉的小镇朝着沙漠前进,到达玛米德和撒哈拉之前最后的石障。4天的旅行,每天大概20千米,在烈日和湛蓝的天空下。

穆罕默德是一个年轻敏捷的柏柏尔青年,22岁,非常专业,他可以兼任导游,厨师,看管骆驼的人,带领我们的人,使我们能够融入到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去发现沙漠和绿洲的人。营养而美味的食物在茶的陪伴下,我们呆在柏柏尔的帐篷里或是树下的一片阴凉,一块古老的城墙下。

在帐篷里煮东西需要灵活以及有序,穆罕默德可以在他手边的一个小袋子里找到任何的东西,对他来说一切都很简单。我觉得就像我在星星旅馆的厨房里一样。我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群勇士们手持巨大而沉重的剑,骑着马笔直向前走去。这里,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和生活相容多过于我们掌管着我们的生活。

第二天,我们加入了一个有着3个导游,7个法国人的骑着骆驼的队伍,他们正在沙丘上安排露营。徒步旅行鞋,传统的旅行裤,防晒霜喷雾。我们远离我们的朋友 -- 骆驼手,他有时会在沙漠里停留超过一个月,穿着他们的旧耐克或者更简单的老式旧皮鞋。从法国到这里,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第一个水泡出现在第三天,我只感觉到了在左脚处有一点很轻微的疼痛,其它方面我感觉都很好,我享受这次真正的旅行,卢西恩的友情,穆罕默德的陪伴,夜晚愉快的谈话,跟那些法国的朋友在一起,他们已经约好明年六月份一起去星星旅馆再相聚。

卢西恩是一个思想开放,态度友好的人,他总是有一些创造性的想法,跟很多摩洛哥人一样。我们可以和他谈论任何东西,他知道如何微笑,他是一个杰出的徒步旅行者。他和我一样,根本不需要为这么长的一段旅行准备太多的装备,我们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

 

 

 

在全是沙漠的地方,卢西恩的电话开始响了,是他的妻子从沃苏勒或是卢热依打来的,我记不清楚了。作为移民的第二代,她不是很适应这里一片的灰白以及寒冷,我可以想象这段与她丈夫在沙漠中央的对话可以温暖她的心灵。

这段通话进行了大概1个小时左右,全部都是法语,只夹杂了几个阿拉伯语单词(可以肯定都是甜言蜜语)。没有听到他说再见,突然卢西恩把电话递给我。“我听说你在法国南部有一家旅馆?你跟扎古尔酒店在做一个互动项目?这简直太棒了,我们会去拜访你的。”

摩洛哥人喜欢友情和认可,他们的发展很快,尽管我们只给了他们一点点的财政帮助,一个独裁制的国家。

 

 

 

 

最后,在法国旅行者的陪伴下三天行程之后,我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与世隔绝了,就像一部阿拉伯电影里的主人公劳伦斯一样。他们继续朝着一个地平线上依稀可见的水塘出发,我们沿着山向左转。我们得赶紧,风快要到达它的最大风速了。

形势变得紧张起来,我们三人当中没有人再说话了。穆罕默德节奏很好地拉着我们的骆驼,卢西恩在想着别的东西(也许在沃苏勒),还有我,我尝试避免在这片多石的沙漠中扭伤脚踝。我喜欢这种气氛,我也可以感觉到我的伙伴们也是这样。

野餐在一棵孤零零的树荫下进行,西红柿,苹果还有两个桔子,我们很累,卢西恩和我卷在被子里休息了一下,穆罕默德躺在一块被沙丘挡住的地方。风越来越猛了,在我这边的骆驼开始变得不安焦躁,接着干脆在我旁边50厘米处的地方躺下了。。。停下吧!

穆罕默德没有跟动物商量什么,我们的旅行队开始快速前行,朝着地平线上我们左手边山的尽头处,我们将要到达离开撒哈拉沙漠前的最后一条路了。

在那里,另外一个已经在沙漠呆了一个半月的骆驼手在等着我们,他身体很好。毫无疑问,这个聚会我们将分享所有的事情,在与世隔绝的这么多天之后。

上个世纪30年代,星星旅店就是一个放松休闲的地方。在艾也尔河沿岸,处于洛泽尔,阿尔代什,和塞维纳地区之间,被群山围绕。一个休憩的地方。有一个大的公园,会客厅,大的餐桌和漂亮整洁的房间。

在法国南部群山环绕的艾也尔河畔有一座古老浪漫的酒店, 星星旅店。旅店位于洛泽尔,阿尔代什和塞维纳之间的拉巴斯蒂德皮伊洛朗小镇,周边有着众多徒步路线。例如, GR7 GR70 史蒂文森步道, GR72, GR700 古老的徒步路线 ,赛维诺尔, 马基日的, 阿尔代什山艾也尔河徒步路线。星星旅店拥有美丽的私家花园,是一个旅游休闲度假的极佳去处。